边关月冷如霜

图片 1虎扑7月19日讯
近日,女足国脚王霜和网友互动时,表达了自己对葡萄牙球星C罗的喜爱。——霜儿你好,最喜欢的男球员是谁?——当然是C罗啦。我喜欢他的自信和霸气,对足球的欲望。有机会想摸摸C罗的肌肉[笑而不语]——霜妹子,你长这么漂亮,能不能做个朋友![笑cry]——要是你的头像说这句话就好啦[笑而不语]

人皆言少年郎,奈何已然鬓满霜.

当圆月那惨淡的光芒铺遍整个花园时,唯有宫墙内闺楼的灯火依然明亮着,像是静静的抗争着什么。

图片 2

鬓未霜,心却老;兔乌不住,人已秋凉.

霜儿推窗轻叹,又是中秋,转眼又是中秋。

曾几何,敢笑苍天,狂傲几人可比?

好美的人儿,好落寞的眼神。

现却问,何谓意气,不知不语无言.

图片 3

放翁仍念红酥手,明月依旧照短松.

秋意浓,露珠凝在花儿上,滴落,飞溅.

蒹葭苍苍白露霜,伊人不见水一方.

树叶业已枯黄,伴随鸣虫阵阵嘶鸣,在风中摇曳,飘落。

“华月,华月……等了三年,怎还不来?”霜儿呢喃,目光中带了几丝愁绪,几丝迷离,时而轻笑,时而皱眉。

身后室内金碧辉煌,无数金银堆积,西凉王还是看重自己的,倒也体贴细致,时时陪自己说话,每每在各种纪念日
总会送一堆细软金银,珍珠翡翠,可是有什么用?有用么?

身后人略不满,轻哼一声“和亲已三年,我尊你三年,为博你一笑,举国之宝尽归你,你如何不笑?为你,我散尽铁骑,立誓永不入侵,你如何不笑?”

笑?霜儿想笑,真的想笑,流着泪笑。

三年前,当父亲用悯惜的目光看自己时,霜儿就已知道,自己的宿命已至,和亲,平缓边关。

天下第一美女换一个承诺,解散铁骑永不入侵。

这个看似荒谬的要求在西凉王看到梁霜的那一刻,只是一眼,西凉王答应了,义无反顾。

西凉王宪森是个大英雄,他驾驭十万铁骑如秋风一般,摧枯拉朽,无人能敌,劫掠如火,连侵十一州,屠戮无数,父亲真也尽力了。

真的尽力了,一败再败,饶是冠勇三军的龙门女将华月也挡不住,退,再退。

图片 4

华月,念及此,霜儿便笑,眼眸亮的可怕,轻轻咬住嘴唇,露出一丝甜蜜,那个自幼陪伴自己长大傻乎乎的姑娘,那没脑子的龙门女将。

仗剑的巾帼烈女,跨青鬃骏马持雪亮的长刀,娇笑声朗朗,飞驰如疾风闪电一般。

“谁也不能伤害你,除非我死。”华月的话如春水流入心中,灌开了那少女的心扉。

这辈子守着那个笨笨的傻姑娘过一辈子,多好?春摘青叶叠丝绦,夏听夜雨折芭蕉,秋观远山枫如火,冬赏飞雪落梅梢。

那该是一个什么日子?梦一样的甜蜜。

是啊,甜蜜的梦罢了。

可是西凉王天下谁人能挡?无人能挡。

于是霜儿就来了,带着满车的金银,带着父亲的深爱与期盼,带着母亲的眼泪与不舍,带着天下黎民的茫然与寄托来了。

踏出阳关的那刻,华月没有相送,只是静静站于城墙,目光平静的可怕,深沉而又深邃。

笑?那就笑吧,真的可笑。

霜儿笑,泪卷珠帘碎。

西凉王落寞,叹息不语,“我等你,十年,二十年,一辈子,只要你笑,足矣。”转身,孤单离去,声远远传来“为你如若我放弃王位,与你终老,一辈子为你梳妆,可好?”半晌,无人应答,又是一声叹息,重重脚步令人心颤。

霜儿心乱,终于心乱,终为这个男人心乱。

夜静,风摇,虫鸣声声。

打雷了,雷声阵阵,山呼海啸声阵阵。

忽的火光点点,杀声震天,一银甲女将统万千兵士呼啸而来。

“龙将华月在此,奉旨踏平西凉,速速归降。”小将的话语那么熟悉,依旧那么骄傲。

霜儿醉了,心跳不已,华月来了,驾驭天威的龙门铁卫军来了。

尸横遍野,西凉军士丢了战马犹如待宰羔羊一般被屠戮。

西凉王怒笑,仗剑立宫门,悲愤交加“我已散尽天下铁骑与之和亲,终生誓不进犯,为何如此?”

小将银枪高举,淡淡“因为你拿走了我最重要的东西,虽有誓言,然你与你的百姓必须死,必须死。”

“霜儿?”西凉王释然苦笑,扔剑落寞“带她走,给他幸福,我死,能否保百姓太平?”

小将杏眼圆睁咬牙,悲愤莫名“不能,三年前,劫掠十一州,屠天朝之民几十万,罪恶滔天,今奉天朝谕旨迎回公主,踏平西凉。”

千军万马齐声喝,地动山摇。

西凉王回首阁楼,梁霜淡淡而至轻轻看他,忽一笑,璀璨之际,犹如春风催开万千树花一般。

“足矣。”西凉王提剑入手,豪笑“能搏一笑,此生已足,不做他想。”

剑光闪,素手握挡,血喷涌飘摇。

“不可。”西凉王惊。

“不……”女将失声。

霜儿静静握着刀刃,笑看西凉王,眼神溢出流彩“虽我不语,你仍是我的王,那叱咤的英雄。”

女将冷眼,手颤抖不停,胸起伏不定。

霜儿漠然冷眼,“我与王生死与共,百姓无罪,我死可否保百姓平安?”

女将怒,提马冲上,冷视怒斥“你知道你说什么?他必死,无法挽回。”

霜儿张开手,鲜血淋漓,沾染那如不食烟火的身上,星星点点,转眸笑“我保不了你?我誓保百姓平安,可能信我?”

西凉王扬天大笑,摇头,眼神中充满笑意,一丝温情闪烁“你若安好,足矣。天下,随它去吧。”剑轻轻划过脖子,笑着栽倒。

霜拼命笑,凄然笑的喘不上气来,举起沾血手看女将“满意这个结果吗?”

女将悚然不语,沉默叹息,轻轻鞠躬,默默挥手退军。

夜朦胧,风静静。梁霜登楼远远看着离去的队伍,一滴泪滑落。

笑了,轻轻关上窗,呢喃“此生缘尽,永不开窗。”

风起,火起,阁楼在烈火中永生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